首页 >> 语言学 >> 其他分支学科
《日本书纪》中特殊语言文字现象考察
2018年01月08日 16:03 来源:《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董志翘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hinese Origin of Some Linguistic and Graphological Phenomena in Nihon Shoki

  作 者:董志翘

  作者简介:董志翘,文学博士,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 210097)。

  原发信息:《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20172期

  内容提要:日本森博达教授所著《日本书纪成立の真実》一书举出《日本书纪》几条例证并展开讨论,认为书中某些语言现象受朝鲜汉文影响,但是森博达教授所举的若干方面证据,并非朝鲜汉文所特有,而是早就存在于中国古代典籍,是汉语言文字传到朝鲜以后,对朝鲜语言文字的影响所致,其源头还是在中国。

  Mori Hirotatsu focused on some linguistic and graphological cases from Nihon Shoki in his book The Process of Writing "Nihon Shoki" and argued that these cases can be regarded as the evidence for the Korean Chinese's influence on Nihon Shoki.But such evidence cannot only be found in Korean Chinese but can be seen in earlier ancient Chinese classics as well.Therefore,we argue that the cases discussed by Professor Mori Hirotatsu had their Chinese origin instead,whose influence on Nihon Shoki was mediated by Korean Chinese.

  关 键 词:《日本书纪》/朝鲜汉文/汉语影响  Nihon Shoki/Korean Chinese/Chinese influence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汉语史语料库建设研究”(10&ZD117)、日本国文部省国际协同项目“古代东亚各国佛教文献变格汉文研究”(2432001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古事记》与《日本书纪》是日本现存的最古的史籍。《古事记》三卷,成书于和铜五年(公元712年)。《日本书纪》三十卷,成书于养老四年(公元720年)。两者后来被统称为“记纪”。《日本书纪》的记事,从神话时代开始,直到持统天皇让位(公元697年8月1日)结束,如果没有《日本书纪》,就无法了解七世纪以前日本的历史,《日本书纪》不仅篇幅上是《古事记》的十倍,而且是钦定正史,因此撰成后的影响力远超《古事记》。

  关于《日本书纪》的研究,特别是撰写者及所用语言文字问题的研究,一直是日本学界的热门话题。而森博达教授《日本书纪の谜を解く——述作者は谁か》①一书的出版,无疑在日本学界一石激起千层浪,该书据《书纪》记述所使用的语言文字(汉文的文字、音韵、训诂、语法)进行分析,认为《日本书纪》乃由α、β及卷30三部分内容混杂的产物,提出三者语言文字上有截然区分的“区分论”:α群乃持统朝东渡日本的中国人续守言及萨弘恪所撰(卷14—21为续守言执笔;卷24—27为萨弘恪执笔,因此为中国人以正格汉文之撰述)。而β群则由文武朝倭人山田史御方继撰(卷1—卷13;卷22—23;卷28—29,此间汉语、汉字误用甚多。是因为撰述者御方还俗以前仅在新罗留学,而未曾有过中国留学的经历,不具备正音直读汉文的能力,所以他的撰述基本是以倭习、和化汉文进行的)。卷30则是元明朝和铜七年由纪朝臣清人以倭习较少的汉文撰写。同时三宅臣藤麻吕据汉籍又对α、β两群进行了润色及增添,润色增添中又夹杂进部分和化汉文。

  森博达教授的著作出版后,得到日本学界的广泛好评,十年间连续重印7次,并获日本第54回每日出版文化赏;2006年,以《日本书纪秘密》为名译为韩文在韩国出版。为了进一步探索《日本书纪》与韩国汉文的关系,森博达教授曾以韩国高丽大学民族文化研究院的客座研究员的身份于2001年4月至2002年4月赴韩学习韩语及研修一年。嗣后数度出席韩国召开的“东亚文化交流”“韩日俗汉文”等专题的国际学术研讨会,2011年在《日本书纪の谜を解く—述作者は谁か》的基础上,新著《日本书纪成立の真実——书き换えの主导者は谁か》②问世,在保持前书结论的同时,新著(特别是第三章“日本书纪古代韩国汉字文化”)中提出了《日本书纪》受到朝鲜汉文影响的观点。

  森博达教授的两部著作史料充实、分析细致、论证严密,确实做到了“发前人所未发”,给人以极大启发。但在分析《日本书纪》中一些特殊语言文字现象的来源时,亦有一些可商之处。本文就《日本书纪成立の真実》一书中认为《书纪》受朝鲜汉文影响的几个例子展开讨论。认为:森博达教授所举的以下三方面的证据,并非朝鲜汉文所特有,而是早就存在于中国古代典籍,因此是汉语言文字传到朝鲜以后,对朝鲜语言文字的影响所致,其源头还是在中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