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其他分支学科
意义研究中的三对纠缠关系
2018年08月02日 15:02 来源:《当代修辞学》 作者:李莉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ree Pairs of Tangled Relations in the Studies of Meaning

  作 者:李莉娟

  作者简介:李莉娟,西南大学文学院(重庆 400715)。

  原发信息:《当代修辞学》(沪)2017年第20175期

  内容提要:目前意义研究依然处于众说纷纭的状态,而这种纷乱归根结底主要是由意义与指称、意义的存在层与现象层、意义之对象语言与元语言的层次这三对关系的纠缠引起的。本文试图阐释这三对概念之间的关系。本文的具体思路为:1)进一步区分意义与指称,明确意义研究的对象与语言的指称对象无关,意义只关乎语言自身;2)根据索绪尔语言与言语的区分将意义分为存在层与现象层两个层面,确立意义分层研究的方法论原则;3)借助现代逻辑学,区分意义的逻辑层次。对象语言就是研究的语言对象,元语言不仅是用于研究意义的语言工具,也是对意义的呈现。这三对关系的澄清是使得意义研究道路明晰化的基本区分。

  关 键 词:意义/指称/意义的存在层/意义的现象层/元语言/对象语言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科一般项目“符号学巴黎学派的语言哲学思想研究”(14YJC720011)阶段性研究成果。

 

  在上世纪60-70年代,法国语言学家格雷马斯与美国哲学家普特南几乎同时看穿语义学的窘况。虽然在前者那里语义学是指与语音学、语法学同列的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在后者那里指的是与语用学相对的狭义的语义学,但是二者对语义学自身问题的诊断却是英雄所见,即过于定性,缺乏逻辑学和数学的严密性,未能形成精确的理论和具有可操作性的一般模型。今天虽然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意义问题也备受各个学科的关注,但是研究的贫乏并没有太大的改观。意义研究的虚假繁荣掩盖了其在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上的不明确,还有意义与指称,语言的意义与言语的意义,意义的逻辑层次纠缠不清的问题。本文拟讨论这些问题,目的是为意义研究扫清障碍,这也是奠基的首要工作。

  一、研究对象:意义与指称的再区分

  意义与指称的首次区分,或者说这种区分的观念来自弗雷格。弗雷格在对含义(sinn)与指称(bedeutung)①的区分中不仅建立了符号-含义-指称的三元关系,也确立了考察语言符号意义的两个维度:语言自身与指称对象(即世界)。表达式的指称就是其指向的对象,但含义概念比较模糊,并没有直接的界定:“在其含义中包含着符号出现的方式”(Frege 1948:210)。显然正是含义决定了指称,联系其语境原则可以说,弗雷格已经有了将对含义的理解引向语言本身的思想,但是在对句子的谈论中暴露了弗雷格区分这一对概念的目的。弗雷格认为,句子的含义是思想,一种客观的抽象实体,指称是真值(真或假),“当我们称一个句子是真时,我们实际上是指它的涵义。因此一个句子的涵义是作为这样一种东西出现的,借助于它能够考虑是真的。”即“思想为某种能借以考虑真的东西”(弗雷格2006:132)。可见,思想与真值在弗雷格这里是有内在联系的,他把含义看作是给定其指称的方式,其目的正是用语言分析的方式从“思想的层次”过渡到“指称(客观事实)的层次”(Frege 1948:216),这就是莫里斯意义上的那种指向世界的(world-oriented)语义学。所以弗雷格并不仅仅是为含义与指称划分界限,目的是通过明晰二者的区别进而建立某种联系。虽然弗雷格的指称对象并不仅限于客观事物,还指主观的思想即抽象实体,而且其指称概念也并不局限于指称对象,还包括语言与思想的同构关系,但是他的符合论基调和将指称对象实体化的做法却成了后世意义指称论的滥觞。

  弗雷格之后,在人们对指称(真值条件)展开研究的同时对含义也提出了不同的理解。塞尔、唐纳兰将含义理解为指称对象的属性,克里普克等将专名的含义诉诸处于因果链条中的外在事实。从这些处理来看,含义与指称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区分。而且,鉴于意义与含义及指称从弗雷格开始就有的复杂关系,②其中意义与指称之间的关系显然也未能厘清。斯特劳森跳出了指称对象及其属性的限制从语言的使用角度指出,指称是人们用语言去做事情,是语言使用中的一种功能,③而意义是语言本身的功能,对进一步区分意义与指称提供了新的视角。只是斯特劳森提出的指称的语言功能论在实际的语言活动中并不很受用,因为意义也与语言的使用有着密切的联系,语言无一不是使用中的语言,尤其是在语言工具论思想的影响下,语言表达的意义也被看作人们用语言去做事情,也是语言使用中的一种功能。所以,这种功能论的区分也是无谓的,至少留下了诸多隐患。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不仅要认识到意义不是语言的功能,而是语言的构成,而且还要看清语言指称现象背后的运作机制,弄清楚语言是如何完成这一功能的,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定位指称(对象),也即确立意义这个对象。

  首先,语言不是对事物的分类命名,这是索绪尔对语言符号与对象关系的重要澄清。虽然索绪尔在这方面的澄清甚至比一些哲学家还要清醒,但是他将所指视为概念的做法容易与由语言引起的我们关于事物的观念或者说意象相混淆,所指被对象化为心理意象,等于说又成为了一种指称对象。所以,问题的关键是指出语言指称的究竟是什么。皮尔斯的符号理论尤其是其对“实例”与“类型”的区分可以为语言符号的指称机制提供合理的解释,但是这一点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在皮尔斯看来,语言符号对事物的指称实际上隐含着这样的过程:即自身就是“普遍”性的符号去指代那同样具有“普遍”性的对象(皮尔斯2006:281)。一个符号就其自身来说,并不表示任何具体的事物,它代表了一个类型,而在实际的语言使用中,被我们认为指向的“那一个”,在本质上是对类型的复制,或者说是其中的一个实例,这是语言使用的一种具体化效应。例如,“树”在语言活动中的每一次出现,仅仅是它的复制品而已,是对具体类的体现。而且这种具体化在语言活动中的发生也是有迹可循的,一些辅助手段(如手势、指示语词等)是帮助语言抵达“复制品”的常见方式。然而,语言的事实是,符号从类型到实例这一隐含的转化过程并没有被普通的语言使用者感觉到。一个很显而易见的反例是,对于上面提到的“树”的例子,在现实中我们找不到一个与“树”相对应的存在,而都是被具体化、当下化为具体的“树”。道路两旁每一棵都是“树”,但是“树”却不是它们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作为全体的“树”的通名。这是通名的情况,而在专名中语言符号指称的这种类型品质丝毫没有降低。雅柯布森对皮尔斯思想的阐发为我们排除了这个疑虑。他认为,名称并不指向单一的对象,比如“拿破仑”这个专名,实际上指称了各个年龄阶段的拿破仑,而对于某一阶段的拿破仑来说,并没有一个特殊的名字,只有靠具体语境才能获得短暂的对象(雅柯布森2012:66)。专名表示的也是一个类,其作用与通名一样。所以,语言指称对象的本真面目就是“类型”,而这类型不在现实世界中,它也是符号,至少首先是符号。这就是指称对象在第一意义上的存在形态,在语言之外并不先验地存在一个现实世界有待语言去指称,指称对象只是语言的一种具体化效应。其次,意义的实现虽离不开语言活动,但是意义始终只与语言自身关切,语言的意义始终是语言层面的事情:语言并“没有说出除本身以外的任何东西,语言的意义和语言是不可分离的”(梅洛-庞蒂2001:245),意义就是语言自身的构成部分。洪堡特首先将分节性(articulation)作为语言的真正本质,索绪尔也将整个语言系统看作是声音差异与概念差异的结合,“语言是形式而非实质”,语言中只有差异和对立,正是符号之间的差异将功能、价值赋予符号,“意思(sens)=不同的价值”是“诸形式间的差别”(索绪尔2011:14-15)。语言符号自身就是形式,就是差异,而差异就不仅仅是意义的来源,更是意义本身。因此,“研究意义最好的方法是把它看作语言本身的一种现象,而不是把它看作‘语言之外’的现象。”(利奇1987:12)然而,我们认为利奇还不够彻底,因为意义不仅是“语言本身的一种现象”,更是语言本身,意义与语言在差异这里合一。简言之,从意义的发生机制来看,意义正是语言的“形式”本身,除此之外别无来源和参照。

  从语言符号的本性上来看,通常所谓的指称对于意义来说是第二性的。不过,指称处于第二位并不是意义在先指称在后,虽然它们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无论是弗雷格们意义决定指称的关系还是克里普克等人的从指称到意义的路径。但是意义和指称不是谁决定谁的问题,而是语言表达式与其指称对象之间的关系是间接的,二者通过“类型”而取得联系。相对而言,语言的意义纯粹关乎语言自身或语言的本质存在,而指称是语言经由“类型”对象指向“实例”对象的转换过程,尽管这一转换只是在语言自身(即语言世界)中转了一个圈,但是这个自转并不是徒劳无功,语言因此取得了指称的功能,满足了人们对语言的日常使用,因为语言的指称物给人们带来最大的确定性即世界。可以说,语言虽然不是天生的指称手段,但是却具有天然的指称能力,也即是说,在语言中指称与意义同时发生,但却是两个语言事实。

  最后,要指出的是,将指称从语言的意义中剔除并不意味着要否认语言具有指称对象或指称能力,而且根据前文皮尔斯的看法,具体化或者说能够指称具体的对象也是符号之所以成为符号的条件。我们不但不否认指称,还要将指称对象扩展到名称词之外。意大利符号学家埃科根据皮尔斯的符号理论区分了“符号谈到的和通过符号谈到的连续统一体”即“动态的对象”与“表达描绘的”“直接的对象(内容)”,虽然动态的对象对于不同的文明(即语言)来说“总是相同的”,但是我们却并不知道这些对象都是什么,因为“连续统一体”是混沌体,而直接的对象是“一种确定的文明”“根据所选择的语境的视观”切分出来的内容,即语言的指称对象,它不仅包括物质实体、“抽象的概念”“类和种”“动作”,还包括“各种方位和关系”(翁贝托·埃科2005:63)。在语言中不仅名称词可以指称对象,而且其他一切语词都具有指称的功能。这与非名词语词(例如形容词、动词)派生出名词的“名物化(nominalization)”过程类似,但是又与“名物化”不同,尤其与英语名物化导致词性变化不同,指称与词性无关,任何语言符号都可以被视为广义的名词,因为任何性质的词语其自身被作为范畴(或概念)都是名词性的,都有指称对象。

  因此,从指称的本质所指与具体所指来看,一方面指称“类型”也是关于语言自身的,这与意义有着天然的联系;另一方面,指称“实例”的具体化与日常语言应用中的意义总是被混同。但是,这一意义或者意义的这一维度只是人们对意义的日常理解,是追求意义确定性而固化的结果。对意义与指称各自发生机制的考察,我们发现二者的纠缠其实是无谓的,意义是语言的构成成分,产生于语言自身的差异的机制,而不需要参照外在世界。

作者简介

姓名:李莉娟 工作单位:西南大学文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