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其他分支学科
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分野
2021年09月30日 15:45 来源:《汉语学报》2020年第2期 作者:崔希亮 字号
2021年09月30日 15:45
来源:《汉语学报》2020年第2期 作者:崔希亮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不同的语体有不同的语法特性。在语体语法的研究当中,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是两极清楚中间模糊的一对概念。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到底有什么区别?这是很多研究者都希望搞清楚的问题。本文从文本形式特征的角度出发,抽绎出典型的正式语体文本和典型的非正式语体文本的属性特征,并对二者进行对比。研究表明,正式语体与非正式语体的区别表现在句子长度、语气情态、欧化程度、古今层次、熟语运用、零句与整句、儿化与后缀等语法层面,也表现在庄雅度、整合度、正式度和互动性等语用层面。

  关 键 词:语体语法/正式语体/非正式语体/分野

  作者简介:崔希亮,男,吉林人,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国际教育研究院教授,主要从事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

  ○ 语体与语法研究的对象

  不同语体的语法特性有所不同,这一现象早就被前辈学者注意到了(吕叔湘1944;Chao 1968;朱德熙1987;胡明扬1993),而语体语法的研究近二十年来更是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发掘出很多有价值的新内涵。刘大为(1994),陶红印(1999),冯胜利(2003a,2003b,2005,2010),张伯江(2007),方梅(2007),王永娜(2010),孙德金(2012),王永娜、冯胜利(2015),施春宏(2019)等学者在语体语法研究方面贡献尤多,他们指出语体语法自成体系,句法限制具有语体相对性。要研究现代汉语语法,首先要确定研究对象。现代汉语语法的研究对象是什么?这确实是个问题。朱德熙先生曾经说过,我们要研究水的性质,应该研究蒸馏水,而不是肉汤,①他又说:“书面材料驳杂不纯,包含许多不同层次的语言现象。如果不是经过严格的选择和分析,凭这样的资料得出的结果恐怕既不足以反映口语,也不能真正显示书面语的特点。”(朱德熙1985)朱德熙先生说得很清楚,如果不能把书面语和口语区别对待,不能把不同历史层次和地域层次的语料区别对待,就很难揭示汉语语法的特点。换言之,汉语语法研究面临着一个巨大挑战:我们的研究对象是什么?方言语法的研究以及语体语法的提出都是为了解决“研究对象不纯粹”的困境。“文言”和“白话”、“书面语”和“口语”的区分也是为了解决研究对象的问题而提出来的。为了避免“文言—白话”“书面语—口语”界定模糊的问题,冯胜利(2010)提出“正式与非正式(书面体/口语体)”“典雅与便俗(文雅体/白话体)”两对基本范畴。那么,正式语体与非正式语体的分野在哪里?这是本文要探讨的问题,也是语体语法的基本问题。

  正式与非正式是两端清晰中间模糊的一对概念,我们要探寻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分界线,只能从两端入手。学者们在讨论书面语的语法特点或者口语的语法特点的时候,也总是用典型的例子来证明。近年来,一些研究者已经开始对正式度进行测量(冯胜利、王洁、黄梅2008),我们也曾试图从不同的维度来认识正式语体的特征(郭翠翠、崔希亮、娄开阳2018),还有人通过不同语体材料的对比分析,说明句法特征具有语体分布差异(方梅2013)。本文尝试从语法与语用两个层面来寻找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分野。

  一、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语法差异

  语体问题以前大多在修辞学领域里讨论,后来功能语法的研究者开始重视语体对语法形式的制约。虽然不同的文体跟语体有相关性,但我们赞成不要把语体和文体放在一起来讨论,二者之间互有纠葛。例如报纸上的社论是一种文体,这种文体在语体上肯定是正式度很高的;小说也是一种文体,由于这种文体的容量比较大,所以里边既有正式语体,也有非正式语体;微博上的文章也是一种文体,但正式程度不如报纸上的社论和新闻。书面语和口语的划分大致可以对应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但是书面语不一定是写的,口语也不一定是说的,这一点一定需要明确。“书面语”和“口语”的说法容易引起误解,“说的汉语”与“看的汉语”(赵金铭2004)只是一个比喻。书面语有庄重典雅和通俗浅白之分,口语也有讲、述、谈、说之别(崔希亮1992)。“讲”通常是有准备的,有听众,场合比较庄重,所以“讲的语言”一般比较正式,大会报告、讲课、发言属于此类;“述”是有蓝本的,不能任意发挥,也有听众,也比较正式,讲故事、叙述一件事的来龙去脉属于此类;“谈”不一定有准备,通常是由说话人和听话人共同完成的,可以有主题,也可以随便谈,话轮在谈话中经常转换,一般是非正式语体,聊天儿、日常对话属于此类;“说”可以有听者,也可以独白,一般是没有准备的,信马由缰,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是非正式语体。基于以上考虑,我们采用冯胜利(2010)的分法,名之为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还有学者从“有准备的”(planned)和“无准备的”(unplanned)的角度来区分话语的语体(Ochs 1979,转引自陶红印1999),也有学者用不同的交际场合来区分语体,不一而足。而我们更希望知道从语法形式的角度看,不同的语体有什么差别。

  1.1 句子长度

  正式语体与非正式语体在形式上的第一个差别是句子长度不同,正式语体的句子长度通常比非正式语体长。因为正式语体的句子都是有准备的,而且结构比较完整。试比较下面两段话(为了便于分析,我们选择了典型的正式语体和典型的非正式语体的用例):

  (1)日前在安徽黄山举行的“2001年量子信息国际学术会议”上,最早提出离子阱离子计算等诸多重大新学术思想的奥地利科学家左拉教授认为大概十年后传统计算机(即经典计算机,我们现在通用的硅芯片计算机)的存储器将会遭遇极限,取代它的将是量子计算机。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是近年来国际上新兴的最前沿学科。(BCC语料库②《厦门晚报》2001-09-24)②

  (2)赵永刚:这些都是明枪,还有那些暗箭哪。势利眼,冷脸子,闲言碎语,指桑骂槐。好了,遭人嫉妒;差了,叫人瞧不起。忠厚了,人家说你傻;精明了,人家说你奸。冷淡了,大伙说你傲;热情了,群众说你浪。有钱是王八蛋,没钱是穷光蛋。走在前头挨闷棍儿,走在后头全没份儿。这哪儿是活着呀,简直是练了一辈子轻功啊。(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

  例(1)是新闻报道,是典型的正式语体的语篇,只有2个句子,134个音节,76个词;例(2)是对白语篇,是典型的非正式语体的语篇,有8个句子,也只有115个音节,81个词。可见正式语体的语篇句子长度高于非正式语篇。根据BCC语料库的统计,正式语体平均句长与非正式语体的平均句长差异明显:③

  

  《人民日报》以新闻语料为主,正式程度高,平均句长为18.8音节;副刊会有一些文艺作品,比如小说、散文、诗歌之类。而国内外文学作品主要是以小说、散文、诗歌为主,可能讲述谈说都有,正式程度没有那么高,平均句长为9.5音节;微博语料比较复杂,但是总体上看正式程度也是比较低的,平均句长为10.6音节,与文学作品相差无几。

  1.2 语气情态

  语言中的表态系统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跟认识论有关,比如推测、判断、推断、假设、疑信、商量、征求同意等;另一部分跟道义论有关,比如可能、能力、义务、权限、意愿等。跟认识论有关的表态形式叫作直陈情态(propositional modality),在汉语里跟“语气”范畴相关;跟道义论有关的表态形式叫作事件情态(event modality)(崔希亮2003)。直陈情态表达的是说话人的态度和立场,甚至情绪、情感,例如“嘛”“呗”“吧”“哟”“吗”“喽”等,这一类语言成分主要是在口语等非正式语体中出现,在正式语体里,很少使用诸如语气词这类直陈情态成分。例如:

  (3)老的住宅里,印着我童年时候的小小的足迹。我是家中第五代的第一个孩子,长辈们的疼爱虽然给我温暖,没有玩伴的岁月又难免使我孤独。那是为什么我习惯了和后园的树木花草及蚂蚁们消磨长昼;为什么我独自数遍了那雕刻在古老墙壁上的各式各样的图案花纹;为什么我那样熟悉河水的浩阔,渔舟的闲适,与河岸两旁芦苇的萧疏或许是这样的人生的开端,使我觉得对大自然有一份极为贴近的亲情,但也一直使我过于喜欢独处,安于独处,觉得只有独处时,才最宁适。(BCC语料库/罗兰《好老时光》)

  (4)“难说,你瞧他的下盘完全虚空,根本是没练过一点武功。不过……可是能够杀我的人……”(BCC语料库/阳东《远东皇朝》)

  例(3)是陈述语篇,正式程度高,通篇不用语气词;例(4)是对白语篇,短短的一段用了三个语气词。在报纸社论、科技论文等正式程度高的语体中无需使用太多的语气情态成分,但是在对话、辩论、讲演等正式程度不那么高的语体中,表达说话人主观态度的情态成分出现频率很高。BCC语料库科技语料和微博语料各30亿字,有可比性,它们出现语气词的频率相差甚远。

  

  从表2可以看出,微博语料的语气词出现频率是科技语料的10倍到51倍之多。这种差别是非常显著的。

  我们注意到科技语料中也有些非正式语体的语料,例如与科技内容有关系的对话、演讲等,微博语料中也有比较正式的博文。但是可以想见,在正式语体中语气词出现的频率会较低。

  1.3 欧化程度

  欧化程度高低也是衡量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一条标准。贺阳(2008)在探讨汉语欧化语法现象的时候列举了很多具体实例,他认为之所以产生欧化现象正是为了满足语体分化的需要。他指出:“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它们都带有鲜明的书面语色彩,正是由于这种语体色彩的浓重,它们今天才没有,将来也不大可能进入日常口语。”这种看法是很有见地的。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正式语体的句子欧化程度高,非正式语体欧化程度低。在翻译作品中我们经常能看到欧化的句子。例如:

  (5)任何一位20世纪的科学史与科学哲学专业的学生都会意识到,如果没有假说则不可能有科学。正如所论,因此第二代认知科学也做出了一些方法论假设,尽管不多,但也是哲学的假设。(乔治·莱考夫等著/孙晓霞等译《肉身哲学:亲历心智及其向西方思想的挑战》)

  欧化现象表现在句式和表达方式两个方面。欧化程度高的语体长句子比较多,多重复句比较多,而且也还有一些特殊的欧化句式,这与印欧语系的语言特点有关。我们比较了微博语料和科技语料中复句的使用频率,很明显,科技语料中复句的复杂程度都高于微博语料。如果只看使用频次可能还看不出两者的显著差别。如:

  

  但是如果把结构复杂程度考虑进去的话,差别就很明显了,正式语体中的复句比非正式语体在结构上要复杂得多,在类型上要多样得多。如下图所示:

  

  欧化现象不仅仅表现在正式程度高的书面语中,即使在对话中,如果是比较正式的场合,欧化现象也比比皆是。例如董桥的例子(转引自崔希亮2016:83-84):④

  (6)“非常高兴见到你!”

  “能见到你是一件乐事!”

  “我非常兴奋查尔斯王子生了个男孩子。”

  “真的吗?”

  “你说这个婴孩该取什么名字适合?”

  “白金汉宫迟早会宣布,我相信。”

  “我认为香港应该送一份体面的礼物给他们。”

  “这块牛扒酒味太浓了。我很抱歉我这样说。”

  “你被原谅了。”

  上段对话,在表达上使用了很多欧化句式,例如:“能见到你是一件乐事!”“白金汉宫迟早会宣布,我相信。”“我很抱歉我这样说。”“你被原谅了。”

  1.4 古今层次

  语体的正式度也与语体的古今层次有关。语体古今层次的差异主要通过文言成分与文言句式体现出来。一般说来,正式语体用到文言成分和文言句式的机会要明显多于非正式语体。孙德金(2012)对现代汉语中的文言语法成分进行了研究,他列举了一些文言虚词和常用的构式。我们这里参考了孙德金的研究,遴选出部分常见文言成分与文言句式作为观察对象,比较它们在科技语料和微博语料中的分布差异,情况如下:

  

  由表4可见,科技语料文言成分的出现频次是微博语料的2.282~4.626倍,科技语料文言句式的出现频率是微博语料的7.288~7.504倍。

  表4中,“以A为B”与“为A所V”两类文言句式是根据检索式检索到的总数据。为了更清楚地展示两类句式在微博语料与科技语料中的使用情况,我们具体调查了12个格式在微博语料与科技语料中的使用频次。具体数据见表5、表6:

  

  由表5可知,12个“以A为B”格式在微博语料中共计出现1559次,而在科技语料中共计出现18577次,后者约为前者的11.9倍。

  

  由表6可知,9个“以A为B”格式在微博语料中共计出现499次,而在科技语料中共计出现3637次,后者约为前者的7.3倍。

  如前文所述,科技语料的正式度高于微博语料。表5-表7的数据表明,文言成分与文言句式在正式语体中的使用高于非正式语体。

  有些语言形式在非正式语体中出现较为频繁,在正式语体中出现较少。例如“V+他个+成语”这一格式,在微博语料中有丰富多变的表达形式,但是在科技语料中就非常简单。因为微博语料正式程度远远低于科技语料。

  

  有些句式在正式语体中几乎不会出现,它们与说话人的主观性有关。例如:不拿白不拿、死不死活不活的、闲着也是闲着、不是我说你、看你能耐的、你还别说、走就走吧、你看你、说走就走、他是他我是我、说归说、半生不熟的、牛什么牛……

  我们选择一些非正式语体中主观性比较强的5个构式做了比较,发现这5个构式在文学语料和微博语料中的使用频次比报刊语料和科技语料要高得多(见表7)。

  

  1.5 熟语运用

  正式语体与非正式语体的差异还表现在熟语的运用上面。我们这里以熟语中的成语与惯用语为例简要说明。成语多为四个音节,很多是有出处的,或者有典故,或者有来历,它们的庄雅程度高;惯用语多为三个音节,多出自口语,绝大多数是利用隐喻的方式构成的,不够雅训,正式程度较低(崔希亮1997)。因此,前者多见于正式语体,后者多见于非正式语体。我们看几个例子:

  

  为了更清楚地说明它们在不同语体中的分布差异,我们分别统计了3个成语与3个惯用语在4类不同类型语料中出现的使用频次⑥,统计结果如下:

  

  从表8可以看出,成语在不同类型语料中出现频次的高低顺序为:

  科技语料(1346)>报刊语料(1093)>微博语料(730)>文学语料(144)

  而惯用语在不同类型语料中出现频次的高低顺序是:

  微博语料(1184)>报刊语料(369)>科技语料(344)>文学语料(90)

  我们这里选择8个常用惯用语,统计它们在科技语料与微博语料的使用情况。⑦

  

  总的来看,惯用语在微博语料中使用的频率要高于科技语料,但是“走后门”和“拦路虎”恰恰相反,这里边一定还有其他原因,我们目前还不能解释。

  1.6 零句与整句

  所谓整句是指主语谓语俱全的句子,所谓零句是指主语谓语不全的句子。零句排列在一起可以形成流水句,不需要关联词语,但是意义是连贯的,形式上看似没有联系,而意义上却联系紧密。一般来说,正式语体的语篇整句比较多,非正式语体的语篇零句比较多。因为正式语体要把话说得完整严谨,整句比较合适,如例(11);非正式语体不必那么严整,零句及流水句比较合适(胡明扬、劲松1989;沈家煊2012),如例(12)。试比较:

  (11)笔者认为,目前我市中小学的领导在实施校园文化建设的实践中,应当把握好以下几个关系:首先,把握好“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与校园文化的关系。要坚持用正确的政治观点和理论指导校园文化建设,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贯穿于校园文化建设之中,紧扣时代发展脉搏,与时俱进,形成积极进取、健康向上的教育价值观和理念。(BCC语料库/《厦门日报》2004-03-10)

  (12)李冬宝:打在胎里就随时可能流产,当妈的一口烟儿就能把咱弄成畸形。长慢了心脏缺损,长快了就六指儿。好不容易扛过十个月生出来了,一不留神能让产钳把脑袋夹瘪了。都躲过去了,小儿麻痹,百日咳,猩红热,大脑炎还在前头等着咱。哭起来呛奶,走起来摔跤,摸水水烫,碰火火燎。是个东西就能把咱撞个半死。盖多了,不长个儿,盖少了,罗圈儿腿。总算混到能出门儿走道了,天上下雹子,地上跑汽车。大街小巷,是个黑处就躲着个坏人,赶上谁都是九死一生,弄得好也是个残疾。(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

  例(11)是正式语体,句子比较完整。例(12)是非正式语体,句子比较畸零,例如:“(前面提到的这些风险)都躲过去了,(还有)小儿麻痹,百日咳,猩红热,大脑炎还在前头等着咱。”其中的流水句“哭起来呛奶,走起来摔跤,摸水水烫,碰火火燎”“盖多了,不长个儿,盖少了,罗圈儿腿”,其完整表达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哭起来有可能会呛奶,如果走起来可能会摔跤,如果摸水水会烫到,如果碰火火会燎伤。”“假如盖多了,就会不长个儿,假如盖少了,又会出现罗圈儿腿。”这种现象在汉语非正式语体中俯拾即是。

  1.7 儿化和词缀

  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差异还表现在儿化现象和一些词缀上。儿化主要出现在非正式语体中,而词缀主要出现在正式语体中。我们以儿化和词缀“~力”为例:

  

  从表10中可以看出,儿化形式在语料库中的分布是不均匀的,微博语料的出现频次远远高于科技语料。在科技语料里边,有一些跟科技人员有关的故事,儿化形式主要出现在这些语篇当中,而不是出现在纯粹的科技文献中。

  

  表11是词缀“~力”在BCC语料库文学语料与科技语料中的对比数据。文学语料的规模与科技语料相等,都是30亿字,因此二者具有可比性。从该表可以看出,它们在科技语料里出现的频次远远高于文学语料,呈现出显著的差异。

  我们在“~力”的云聚合中也可以看到它们在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中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⑧在微博语料中“给力”出现的次数遥遥领先,而在科技语料当中“想象力”“抵抗力”“表现力”“贡献力”“执行力”是高频词。此外,“~性”“~者”“~化”“~度”也都是正式程度很高的词缀,大多出现在正式语体中。

  二、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语用差异

  2.1 庄雅度

  庄雅度指的是语言表达中庄重典雅的程度(郭翠翠、崔希亮、娄开阳2018),它与语体的正式程度紧密相关。正式程度越高,庄雅度越高。庄雅度涉及语言表达的语用层面。“庄”有庄敬的意思,“雅”有文雅的意思,庄敬与语言使用者的态度有关,文雅与语言使用者的文化修养有关。试比较下边两句:

  (13)啥时候得空儿去你家串门儿。

  (14)何时得暇到府上拜访。

  这两个句子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但是前者随便,后者庄敬。“府上”是礼貌用语,正式程度高,庄雅度高,类似的语言形式还有很多,例如“台甫”“令尊”“令堂”“阁下”“贵校”“令爱”等尊称形式和“敝人”“家父”“家母”“敝校”“小女”“舍弟”等谦称形式。关于庄雅语体的问题,我们会另文讨论。

  2.2 整合度

  “整合度是指语言传播主体在生成言语作品时对各种语言要素整合的程度。”(娄开阳、郭翠翠、崔希亮2012)语言能力包括很多方面,其中一个重要的能力,就是语言要素的整合能力。在非正式语言表达当中,语言要素的整合是随意的,无需经过精心打磨,而正式程度高的言语作品,一定是经过精心打磨的,对语言要素的整合程度比较高。整合度不仅仅是篇章语言学的概念,也是一个心理语言学的概念。换句话说,非正式语体的言语形式在心理加工方面远远低于正式语体的语言形式。整合度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层次:

  第一层次是词汇选择。非正式语体的言语作品倾向于选择口语程度高的词汇形式,而正式语体的言语作品倾向于选择书面语程度高的词汇形式。这是不言而喻的。

  第二层次是句法结构的复杂程度。非正式语体的言语作品句法结构的复杂度远远低于正式语体的言语作品。这从我们前边提到的句子长度上也能反映出来。

  第三层次是语篇结构的严整性。非正式语体的言语作品往往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不用经过事先准备和构思。而正式语体的言语作品在谋篇、布局、连贯、照应以及遣词造句方面需要经过深思熟虑。

  2.3 正式度

  关于语体的正式度,我们还没有一个非常成熟的测量工具。句子长度、文言成分的运用、语气词的运用、轻声儿化形式的选择、文言句式的选择、成语的运用、惯用语的运用、谦敬词语的运用以及特殊句式的运用、句子结构的复杂程度、篇章的整合度等等都可以作为测量语体正式度的参数。根据我们前面的观察和分析以及对语料库的调查,可以用以下一些参数来测量语体的正式度。

  

  当然,从非正式语体到正式语体是一个连续统,中间似乎没有明显的界限。假如我们用上面列举的这些参数去观测,会发现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分野是很清楚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重要的指标,比方说单双音节的分布。例如“买”不如“购买”正式度高,“买书”不如“购买图书”正式度高;“织”不如“编织”正式度高;“织毛衣”不如“编织毛衣”正式度高。上面列表中所提到的文言句式包括“唯~是V”“以A为B”等等,口语句式包括表7所列的那些句式。还有一些就只在非正式语体里出现,比方说“一肚子N”。微博语料中“一肚子N”的格式出现1799次,例如“一肚子火”“一肚子气”“一肚子苦水”“一肚子心事”“一肚子坏水”“一肚子怨气”等等,而在科技语料中出现0次,反差巨大。

  2.4 交互性

  交互性是口语表达的重要特征,口语表达正式程度远远低于书面语表达。所以在非正式的语体当中,交互性要比正式语体高。在非正式语体中,说话人要时时观照到听话人的反应,听话人也会及时反馈意见。在话语行为过程当中,可能还会有插话。所以从交互性这个维度上看,非正式语体交互性高,正式语体交互性低。例如:

  (15)周一围:是这样,今天我想给我女朋友过个生日。

  沈月:在哪过啊?

  吴海龙:最近咱们公司事多,就在公司过。

  周一围:重点是我想借着过生日的机会,跟她求婚。

  沈月:求婚?

  同事:不是,你小子行啊,天天加班还有时间谈恋爱。

  周一围:你看。

  沈月:咋求,咋求?

  吴海龙:就在公司求。

  沈月:在公司求这也……

  同事:也无聊了。(电视连续剧《编辑部的故事》)

  在非正式语体中,有的时候交际对象并不是互动的对象,但是说话人会用第二人称来指称那些不在场的人,给人的感觉仿佛就在对着他们说。例如:

  (16)我说,你们这么点儿小孩儿就胡搞去,又交女朋友吧,哥们儿吧,姐们儿吧,我说,那叫什么学生啊?我说,你看,有那不好学生我说,你什么,以后你们少跟他在一块儿接近。(北京话口语语料库)

  说话人在这里用了很多第二人称,实际上并不指称听话人。这里的“你”或者“你们”都不是实际的听话人,而是指不在现场的人,但是在口语表达当中,这种看起来交互性特别强的表达方式是非常常见的。例(15)的交际是双向或者多向的,例(16)的交际是单向的。在正式语体的文本中,很难见到双向或者多向的文本。例如:

  (17)时间是伟大的书写者,记录走过的足迹,写下历史的华章。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大地沧海桑田,我们伟大祖国的面貌、伟大人民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变化。70年风雨兼程,70年砥砺奋进,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开启筚路蓝缕的创业征程,掀起气壮山河的建设浪潮,闯出波澜壮阔的改革之路,张开拥抱世界的开放胸怀,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人民日报》2019-10-01)

  例(17)出自《人民日报》的社论,社论语体的交互性很低,是非常正式的语体。语体具有调整说话人和听话人距离的功能,在非正式语体中,说话人与听话人的物理距离很近,表现在语言表达风格和交互性特征上与正式语体有明显的分别。而在正式语体的文本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作者与读者是有一定的距离的。例(17)来源于正式文本,在这里我们几乎看不到互动性特征。

  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具有语体特征的差异,实际上这里边有两套语法体系——正式语体的语法和非正式语体的语法,它们分别有不同的规则。正式语体和非正式语体的分野,可以在很多方面表现出来,我们在这里只是从它们外在的表现上来寻找它们之间的区别,实际上它们内在的区别更基本,那就是正式语体的语法有正式语体的语法规则,这个语法规则与非正式语体的语法规则是不一样的。换句话说,在正式语体当中能够成立的句子到了非正式语体那里可能是不被接受的。反之亦然。

  本文曾在“第四届语言学与汉语教学国际论坛”(香港,2018年7月6-7日)上宣读,冯胜利、吴伟平、施春宏、储诚志等学者提出了宝贵的意见,特此致谢。

  ①朱德熙先生在“汉语句法分析”课上讲过这句话。

  ②BCC汉语语料库总字数约150亿字,包括:报刊(20亿)、文学(30亿)、微博(30亿)、科技(30亿)、综合(10亿)和古汉语(20亿)等多领域语料,是可以全面反映当今社会语言生活的大规模语料库(参考荀恩东、饶高琦、肖晓悦、臧娇娇2016)。

  ③本数据由荀恩东、陆梦烨提供,特致谢忱。

  ④董桥“让她在牛扒上撒盐”,采自《董桥自选集》,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北京)2002年出版。

  ⑤由于语料库的筛选功能每一次操作只能排除一个,因此,统计时把一些词当中的“于”“之”“其”“焉”都包含在内了。不过,它们可视为文言成分的残留,数量也很少,即使把它们去掉,也不影响结论。

  ⑥杨玉玲(2016)第161-224页列举的133个口语构式都属于这一类表达形式。

  ⑦由于BCC语料库没有提供惯用语专用检索式,我们只好随机选几个常用的成语和惯用语来进行对比。

  ⑧由于篇幅限制,这里没有展示云聚合图。

  原文参考文献:

  [1]崔希亮1992《语言交际能力与话语的会话含义》,《语言教学与研究》第2期.

  [2]崔希亮1997《汉语熟语与中国人文世界》,北京: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

  [3]崔希亮2003《事件情态和汉语的表态系统》,载《语法研究和探索》(十二),中国语文杂志社编,北京:商务印书馆.

  [4]崔希亮2016《语言导论》,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5]方梅2007《语体动因对句法的塑造》,《修辞学习》第6期.

  [6]方梅2013《谈语体特征的句法表现》,《当代修辞学》第2期

  [7]冯胜利2003a《书面语语法及教学的相对独立性》,《语言教学与研究》第2期.

  [8]冯胜利2003b《韵律制约的书面语与听说为主的教学法》,《世界汉语教学》第1期.

  [9]冯胜利2005《论汉语书面语语法的形成与模式》,《汉语教学学刊》第1期.

  [10]冯胜利2010《论语体的机制及其语法属性》,《中国语文》第5期.

  [11]冯胜利、王洁、黄梅2008《汉语书面语体庄雅度的自动测量》,《语言科学》第2期.

  [12]郭翠翠、崔希亮、娄开阳2018《现代汉语书面语分析的三个维度》,载崔希亮、娄开阳主编《外国学生汉语书面语习得与认知研究》,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13]贺阳2008《现代汉语欧化语法现象研究》,《世界汉语教学》第4期.

  [14]胡明扬、劲松1989《流水句初探》,《语言教学与研究》第4期.

  [15]胡明扬1993《语体和语法》,《汉语学习》第2期.

  [16]娄开阳、郭翠翠、崔希亮2012《现代汉语书面语篇整合度说略》,《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6期.

  [17]刘大为1994《语体是言语行为的类型》,《修辞学习》第3期.

  [18]吕叔湘1944《文言和白话》,《国文杂志》3卷第1期,又见《吕叔湘语文论集》,商务印书馆,1983.

  [19]沈家煊2012《“零句”和“流水句”——为赵元任先生诞辰120周年而作》,《中国语文》第5期.

  [20]施春宏2019《语体何以作为语法》,《当代修辞学》第6期.

  [21]孙德金2012《现代汉语书面语中的文言语法成分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

  [22]陶红印1999《试论语体分类的语法学意义》,《当代语言学》第3期.

  [23]王永娜2010《汉语书面正式语体的语法手段》,北京语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4]王永娜、冯胜利2015《论“当”“在”的语体差异——兼谈具时空、泛时空与超时空的语体属性》,《世界汉语教学》第3期.

  [25]荀恩东、饶高琦、肖晓悦、臧娇娇2016《大数据背景下BCC语料库的研制》,《语料库语言学》第1期.

  [26]杨玉玲2016《面向二语教学的现代汉语标记性构式研究》,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27]张伯江2007《语体差异和语法规律》,《修辞学习》第2期.

  [28]赵金铭2004《“说的汉语”与“看的汉语”》,《汉语口语与书面语教学——2002年国际汉语教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9]朱德熙1985《现代书面汉语里的虚化动词和名动词》,《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5期.

  [30]朱德熙1987《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对象是什么?》,《中国语文》第5期.

  [31]Chao,Yuen-ren 1968A Grammar of Spoken Chinese.California: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作者简介

姓名:崔希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