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语言学术要闻
推动教材国别化发展 促进汉语高效率推广
2018年04月17日 10: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于海阔 字号
所属学科:语言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汉语国际推广是我国一项重要的国家战略,而教材则是汉语推广工作的关键性问题。由于通用教材难以满足复杂的海外使用需求,国际汉语教材近年呈现了国别化趋势。广义的国别化汉语教材包括针对不同国别、语种、民族编写的教材。然而,业界也存在这样的观点,一种认为国别化教材应主要由外国人编写,另一种认为可仿照英语推广而不必重视教材国别化开发。笔者愿就此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供业内人士参考。

  英语成为国际通用语的特殊原因

  英语是英联邦国家和许多国际组织的官方语言,也是世界上使用地区最广泛的语言。英语的传播对汉语国际推广当然是有借鉴意义的,例如建立专门的语言推广机构,政府财政支持,等等,但我们在实际工作中还必须把握灵活性的原则。有人认为,英语传播的成功经验表明:英语母语国始终走的是研究和编写各类通用型精品教材(例如《跟我学》《新概念英语》《走遍美国》)之路,并重在提供教学理念、教学模式、教学原则和方法,而不是大力发展国别化教材。那么,如何理解英语和汉语在语言推广方面的差异,值得进一步思考。

  首先,英语成为实际上的国际通用语是一种特殊的历史现象。周有光指出,“英语成为国际共同语有五个有利条件:人口众、流通广、科技高、出版多、使用便。”英美等国的历史表明,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一系列因素决定了英语的当前地位。英国建立的跨越欧美亚非四大洲的“日不落大英帝国”总共历时390年,英语在众多殖民地被作为行政语言来强化统治。美国的独立更加扩大了英语的传播范围。联合国总部设在纽约,80%的原始文件是英文,美国的好莱坞电影席卷全球,美国电视节目、电脑技术都在世界范围产生巨大影响,当今互联网上的文字90%以上为英文,这些都极大地促进了英语的传播。

  不难看出,以英语母语国“未大力发展国别化教材”为由轻视汉语教材国别化发展是不恰当的。由于在传播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将英语传播的情况硬套用到汉语身上,是一种过于简单化的思维。通俗地说,在英语母语国不开发国别化教材的情况下,英语也能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传播,“许多国家都在进行英语扫盲”,自觉主动地学习英语,这的确是客观现实。可见,英语成功推广的经验并不能生搬硬套,借鉴时需要把握灵活性原则,相应战略的制定应充分结合我国的国情。

  其次,《跟我学》等通用型精品英语教材的使用,也需大量的本土化教材加以配合。因此,这些通用教材的广泛使用与各国开发本土化教材并不矛盾,而英语本土化教材主要由各国自己开发也是由英语的特殊地位决定的。尽管学习人数有所增加,但汉语当前的通行程度还相对较低,与英语等强势语言相比仍处于弱势,距离国际语言的地位尚远。这是必须正视的现实。

  开发国别化教材是历史的选择

  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带来了汉语国际地位的变化,但总体来看,除母语者之外,以汉语为第二语言的人数占世界总人口的比例依然不高。当前中国经济迅猛发展,“一带一路”建设如火如荼,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必须抓住难得的历史机遇,进一步提升软实力,加大汉语推广力度,有效配合中国优秀文化的传播。因此,面向海外的国别化教材就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这是由国际和国内的战略格局决定的。

  有种观点认为,国别化教材可能更适合有关国家自己去编写,但这种观点并不全面,值得商榷。在现实情况下,除发达国家外,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由于条件所限,独立开发本土化汉语教材的能力还不足,虽然未来能独立开发本土化教材的国家肯定会有所增加,但在可预见的时间内还看不出迅猛增长的势头。因此,国别化教材的编写任务在当前以及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应由中国来主导,由国内的专家学者和外派教师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来完成,时机成熟时还可考虑中外合编或支持当地人独立开发本土教材。在教材编写国别化任务完成前,暂时主要使用中国国内的优秀通用教材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因此就否定国别化教材编写的必要性。

  我们要抓住并利用好历史提供的宝贵机遇,以开放、宏观的视野和时代敏感性来满足时代的要求。陈荣岚指出,“作为汉语教学的母语国,不能仅仅依赖于对外来模式的借鉴,我们必须具有国际领先和模式输出意识,必须首先建立自己的有说服力的品牌。我们责无旁贷地应当占领汉语研究与汉语教学领域的制高点,在汉语教学国际化进程中,掌握制定规则、输出规则的主动权”。抱着“等那些国家发展起来后,等其外语教学发展到相当程度时,再让其自己独立开发本土化教材”的思想,采取袖手旁观的姿态,就会坐失大好的历史机遇。事实上,这项工作很多年前就有人在做,许多国别化教材开发者付出了大量的辛勤和汗水,如暨南大学华文学院为柬埔寨编写的华文教材《中文》, 厦门大学组织专家编写的印尼国民高中教材《华语》,以及《老挝汉语教程》《缅甸初级汉语教程》,都具有鲜明的特色,受到当地师生的好评。

  国别化教材与通用型教材的开发都是必要的,二者是相互依存、相互支撑的关系。我们在大力主导开发国别化教材的同时,仍然需要积极鼓励当地教师和学者、专家参与进来。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汉语教材的国别化跟多样化并不存在根本矛盾,国别化本身就有着多元化的内涵。另外,多元化的体现方式有很多,无论是通用型教材还是国别化教材都应实现多元化。要想真正贯彻国别化的方针,就一定要根据不同的教学对象、不同的学习要求、不同的教学条件编写出品种多样的教材——不是几十种、几百种,而是数以千计——以满足不同国家、不同层次、不同程度汉语教学的需要。例如,儿童用和成人用的教材显然应分属不同的系列;速成班和强化班用的教材显然应更注重实用性和口语特征;网络用教材同面对面授课所用的教材当然也不一样。研究人员及汉语教师应实地调查,同当地的专家学者进行合作,尝试编写具有较强适用性的多种风格的教材,并根据使用者的反馈意见及时进行修订。

  国别化教材的研发和编写关系到汉语国际传播和中华文化推广。当前,我们要客观辩证地看待成绩和不足。要充分认识到,对外汉语教材的国别化是大势所趋,应针对不同国家、不同文化圈、不同民族、不同语种,积极开发相应的教学材料,包括网页、视频、词典、手册等,推动汉语学习的多样化、立体化、电子化、网络化,更好地为国际汉语教育服务。

  (作者单位:重庆师范大学国际汉语文化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于海阔 工作单位:重庆师范大学国际汉语文化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